• 電話:0319-2665665| 傳真:0319-2688907 hi@xteca.org.cn

    鄭敏:電子商務走勢及農村電商思考

    發布時間:2019-11-02 | 關注: ? ?
     

    10月21日消息,“首屆中國·東港貝類海產產業互聯網峰會”在遼寧·東港如期舉辦,商務部電子商務專家咨詢委、國家電子商務示范城市專家咨詢委專家,億邦動力董事長兼CEO、億邦動力研究院院長鄭敏在大會上發表了題為《電子商務走勢及農村電商思考》的演講。

    據悉,本次大會以“產業互聯網引領 經濟高質量發展”為主題,匯聚全國優質電商企業、行業專家、產業服務商等資源,聚集農村電商與產業互聯網所需關鍵要素與鏈條資源,助力東港產業升級與高質量發展,綜合市場機遇和政策優勢,打造并輸出鄉村振興之東港產業振興模式。

    溫馨提示:本文為速記初審稿,保證現場嘉賓原意,未經刪節,或存紕漏,敬請諒解。

    以下是演講實錄:

    我配合聶司,我搜集了一些更細的數據,跟大家簡單過一下,第一個我們來看為什么說電商還在持續快速增長,這個我們看一下,其實你看電商增不增長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數據,就是看看國家郵政局東部的快遞包裹數量是否在增長,因為現在你只是從京東平臺去統計,從阿里平臺去統計,都是不完全統計,因為在微信上購物之類也有。有一個共性的特征總得有包裹,把統計一下就行。大家看從2017年到2019年1到9月份的快遞量增速沒有大變化,這么大規模的情況,這個增速微微有一個收緩,實際上并不是它的問題。今年8月份的快遞量同比增長2018年8月份當月快遞量同比增長25.7%,2019年8月同比增長是29.3%,這幾個包裹的數據足以證明中國電子商務網絡零售額還在持續快速增長。第二個,我想跟各位再補充分享一下,就是別老看中國,除了中國之外,我們在全國范圍內掃一下,你看看電子商務是否在其他國家已經認為是過時的已經被丟棄掉的,一看就明白了。全球經濟這么大不確定情況下2018年全球網絡零售額各個主要的地區的增長的情況是什么?增速最慢的是11.9%,是西歐地區,你們看看,增速最慢的是西歐,去年增長11.9%,增速最快的是亞太地區,29.3%,西歐增長11.9%是什么概念?英法德這幾個國家每年GPD的增長是1.5%、1.9%,所以你看電商是在世界各大板塊和國家,增長速度都是非???,另外還注意到沒有?幾乎是無盲點的。原來,我們講電商增長主要看歐美、看日韓、看中國,其他地方就別看了,但是先看看東南亞增長快、非洲增長快,所以電子商務進入了一個全面發展和聯動發展疊加的新的時間,這是當年2016年聶司長帶我們做電子商務規劃的時候,全國電子商務有這個態勢,進入了聯動發展的疊加新時期,聯動發展講的是剛才聶司說的跨境電子商務在高速增長。在接下來我們看看電子商務還會往什么方向走?我們注意到電子商務就那張圖里講的,電子商務深度融合帶動了多個領域,之前我們也聽到有很多專家,甚至是有一些地方在抱怨電子商務。說電商把價格賣的太便宜了,沖擊了實體門店,現在看來所有爭議我認為,事實上這些問題迎刃而解,電子商務是數字經濟對整個產業鏈在改造過程當中,率先在市場端改造完成的一個表現,把市場改造完成一定會深入到產業鏈的其他層面。所以你看電子商務在接下來呈現出非常深度融合,和誰融合?他和供給側融合,供給側從工業來講是智能制造,從農業是農業的重要值,電子商務和上游的智能制造和智慧的重要值打通,養羊都要打耳標,把這個東西聯在一塊就是互聯網養殖。電子商務你看看往左邊橫向的再融合,會和社交網絡融合,社交網絡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種娛樂方式。

    電子商務和這種方式融合之后,社交電商起不來了。另外電子商務和全球商務再融合,是跨境電子商務,這是智慧零售。所以我們看到的電子商務絕對不是昨日黃花或者明日黃花,我們看到電子商務恰好就是數字經濟在中國大發展的一個開端,在市場端的開端。而正是由于市場這一端,對帶動多個維度的產業進行數字化的高效的增長。所以我們看到不管人工智能和電子商務這兩個,都是最重要的應用領域,道理很簡單如果你沒有那么大規模,對時效性要求沒有那么高,要什么人工智能,要什么大數據。所以,這是我認為在接下來態勢。在接下來態勢有一個方向特別值得關注,我今年感受特別深的是產業互聯網,這也是為什么呢?這次我們配合地方政府還有我們幾家,然后聯合辦這個會議是產業互聯網,把產業互聯網這個概念拿出來是因為正式看到了電子商務在幾個方面融合和供給側的融合,和智能制造的融合和農業重要的養殖融合可能是最重要的,是為什么?是因為電子商務的流量端的爭奪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狀態,如果不是社交電商還能帶來大的流量增長,在前端流量增長會讓公司掙點錢。所以不管怎樣,電商持續發展,手上都得有一盤好貨才行。因此,產業互聯網正是用前端電商高效率把后端制造和養殖帶動起來,讓電商手里有一盤好貨,有一盤好貨之后市場蛋糕容量做得更大。

    在旺季的時候小龍蝦收進來才6、7塊錢一斤,到北京市場看一下,北京超市基本上賣到30多塊錢一斤,即便最低端的社區旁邊的便民場賣到25到28塊錢,在中間有冷鏈問題過不賴,冷鏈成本高,我專門問了搞冷鏈的問題,如果從湖北監利這個地方門到門把小龍蝦運過來,一斤大概多少運費,門到門4塊錢左右。如果是社區拼團方式直接把小龍蝦運到團長家,是兩塊錢左右能搞定,說白了是思維的慣性讓大家認為養小龍蝦就應該拼給蝦販子再往市場倒,東港也是同樣的,這兩天和領導交流,我說東港可能我們在接下來面臨的最大問題也是最大的機遇,從2B產業城市變成2C產業城市,在最后我會重點看這件事情?;ヂ摼W讓現有電商平臺從商品資源平臺進一步晉級或者升級成為制造現代平臺,在將來財富的作用下,由智能制造,有智慧重養殖在這個上面,下定單是看完了之后時時捕撈,時時從工廠里生產,這個趨勢已經在非常越來越明顯的出現,這是我們關注產業互聯網。而且產業互聯網會有一批千的產業,互聯網公司會呈現。我們經常說看任何產業鏈誰是鏈主非常重要,在傳統領域里面沃爾瑪是鏈住,家樂福也是鏈主,誰是鏈主最優質資源和高端附加值一定在鏈主手里。在產業互聯網平臺之下,將會有批新鏈主出現,新的鏈主主要是掌握了用戶資源,同時把一些數據能夠快速的運營起來,在人工智能作用下能夠快速把商品那邊就是把產品那邊和用戶那邊高效匹配,時間關系我不展開講。但是單體是這樣一個方向,雙千億指營收過千億、市值過千億,千萬不要說太遙遠不敢想,這個時代正在快速的推進。

    原來中國在家具制造企業里面沒有大公司,都是一年銷售額幾十億的公司做沙發、做床的公司,后來我發現什么公司呢?比如說在家具行業里面已經出現了年銷售額超過一百億的公司,歐派超過一百億、索非亞還有尚品宅配這些公司都在超過一百億。歐派在A股市值已經五百多億在原來品牌里面有點不敢香,原來認為品牌企業做再大也大不了多大,現在歐派在商場開了很多店,接的很多單是定制的單,歐派把工廠做了智能化改造,在前端消費場景也用技術場景做了家具設計的渲染,兩者打通效益馬上出現。所以你就能明白,為什么中國服裝企業幾十億規模,中國家裝企業也是幾十億規模,你看優衣庫、ZARA也是上前億,宜家一年銷售兩千億左右,中國一定超過美國成為最大的銷售市場,但是在這么大的市場里面沒有大公司,這是不正常的。前端是電商是智能制造或者是智慧的養殖,中間是大數據。

    這是農村電商所面臨的一些難題和它的需求有機會在什么地方,我就不展開講了,很簡單掃一下,小農服務經濟豐產豐收等等問題,最后的機會就是社交電商和品質電商、數字化站點,十三五規劃里面,加快農民的產品化的進程。這里我放了一張圖。

    這張圖上的數據是什么數據,是我讓研究的同事把天貓和淘寶上貝類產品銷售額,都拉出來,很長的一個表,我選了一些數據,看這個產品價格區間基本上是大量訂單都是在一百元以下的訂單,說明什么?我昨天在吃螃蟹在這里梭子蟹能賣到三百塊錢一斤,高品質東西價格不會太低,在這張表上可以看得出來在電商還有很大的路可以走,但是品質要升級。在這邊也是,在這邊是貝類品類在淘寶和天貓上近一年時間銷售總額的情況,其實沒有多大,六七億的樣子。

    在下面這一張是我們把貝類這個產品,在天貓和淘寶上的銷售額的占比這些城市,我們看到就是沒有東港市的數據,但是整個丹東的數據大概是在這個位置上。所以,我講就是說2B和2C的問題,我們再來看一下,我把東港和寧波,還做了一些對比性的調查,這個是什么呢?這個應該是在天貓上,第一張圖然后我是在,這個應該是在京東上,我在京東上搜東港海鮮,你看也有很多商家,但是注意到沒有?紅框里的數量特別少,評論數一百個算多的,零評價等等之類,說明什么問題?這和我們今天早上和一些商家交流的時候相吻合,這些商家和我們說我們在網上也有賣,但是沒有專人賣,所以在網上賣的特別小,確實東港東西非常好,但是在網上還沒有開始發力。同樣我們看看寧波海鮮在京東上是什么樣的?我們各位看到了沒有1500條評價等等,寧波人確實是比咱東北的朋友們要會做電商,離杭州近,肯定是。

    我們再看一下,東港的海鮮在天貓上,也是同樣的月成交等等之類的對比數都相對比較小,但是我們看一下舟山的海鮮在天貓上的銷量是什么情況?我們并不能說京東和天貓就能代表整個電商的銷售情況,但是至少是有一定的代表性,反正我得出的結論,咱們有極好的產品,但是在網上暫時還沒有發揮出來還有巨大的空間,這是1到8月地級市的零售額,這是一幫研究院的物流法測算出來的數據。一切一切,從我個人感覺,這兩天的感受來看,我覺得東西真有好東西,在電商的空間,是巨大空間。巨大空間表現在什么地方?看這個圖就知道了,前面那張圖是全國業務快遞業務量,丹東1到9月份全市業務快遞量累計完成了1702萬件,同比增長54.16%。你們知道,就是電商已經在規模這么大情況下,增長速度壓力非常大,在這種情況下丹東市快遞包裹業務量的增長遠遠高于全國平均增長水平,如果按照這個數字來看,兩倍還多。說明,上面我們看到的這種,然后我們還沒有發揮出來潛力的,正在快速的釋放,現在在全國能看到的電商還能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長的地方,基本上就是像丹東有代表性,在中部少數幾個城市有代表性,北京市是負增長,為什么?因為北京市人也貴、房也貴、離貨又比較遠,所以這些優勢慢慢的很快被離貨又非常近、房地產相對來講價格比較低、人又很便宜的地方被替代掉了,我們和張總在園區里看有那么多人做直播,有不少直播人一個月能掙一兩萬塊錢。我們看到的電子商務,首先從北上廣上杭一線城市,迅猛發展以后,現在正在快速形成產業的易沖效果,正在慢慢的往下行。在這個過程當中,北上杭這些城市形成城市和城市之間的產業鏈,也是我們這次來比較興奮的地方,我們看到了丹東和東港,就是在電子商務方面巨大的市場潛力,正在快速的爆發。

    最后,我想跟各位簡單的探討一下,東港有沒有可能通過電子商務實現從2B產業城市向2C產業城市升級,2B簡單來講就是批發,走大量,2C面向消費者。2B城市吃什么虧,2B是,今天上午書記跟我們簡單分享了小案例,魷魚圈這個產品從東港兩塊錢賣到寧波,寧波那邊變成了14塊錢,2B兩塊錢還有很高成本在里面,2C12塊錢在那個環節帶上。東港這個城市,我看到了第一是本地的養殖和捕撈,還有種植,這個產業優勢非常明顯。另外一條在東港這個地方、俄羅斯、朝鮮,都有渠道,先天就是2B大流量的港口性的城市。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一定要注意借助電子商務把2C拿起來,把2C抓起來之后,在丹東會形成一批以電子商務業務特征,電子商務特征明顯的新的業態,這些業態是規模性的賣價零售企業,在安徽蕪湖做電商的人都知道,在安徽蕪湖有一家電商特征非常明顯的公司叫三只松鼠,上市公司兩百多個億,今年銷售額應該突破八十個億,三只松鼠在堅果領域里的零售品牌。在海鮮領域里面難道就不能出現一個三只松鼠嗎?反正我今天上午在逛一些展會的時候,我很興奮,也嘗了幾塊味道非常好,辣味面對年輕消費人群,你沒有注意到年輕消費人群在哪?在網上,不在超市里面。所以,這個我在想,在接下來我對東港,實際上我自己也是滿懷期待的。我就期待著既然在安徽蕪湖能出現年銷售三百億堅果行業的三只松鼠,是不是在東港能出現一個在海鮮領域里年銷售也上百億,市值也是幾百億的海鮮版的三只松鼠,類似例子還是很多的,我覺得是有機會的。第二就是網絡品牌深加工企業,實際上這兩者之間,是相通的,有一些沒有做品牌能力的,成為零售大賣家也行。至少在我腦子里一年銷售上億才是大賣家,而且從目前來看如果在網紅的作用下,沒有什么不可能。在丹東有一個最大的網紅叫寧哥,粉絲總量3290萬,如果寧哥幫帶貨,銷售是分分鐘的事。除了寧哥之外還有大量的網紅群體都在這里,一旦把2C做好之后,東港和丹東的率自然就起來了。

    我上面舉了賣海鮮,在京東、天貓那幾個例子對比,其實東港還是挺慘的,丹東也慘,有一個原因,大家吃海鮮寧波舟山海鮮、象山海鮮知名度確實高,因為人家是2C。東港丹東一直在2B,所以對消費者的那邊的認知要比,如果通過電商方式把它賣車去很自然就把這方面的知名度拉起來,至少我這兩天嘗了東港海鮮,我挺愛吃海鮮的,我覺得東港海鮮的品質確實是頂級的。國內外我都吃。

    第三類是特色平臺企業,在產業互聯網這個領域里面有任何依托我們特色產業慢慢起來,變成一個面向全國的買和賣的平臺,鏈接全國產業平臺。越來越產業互聯網平臺應該在特色區域地方出現,還有一類是線上線下的服務企業。線下服務企業就是線下的實體的園區載體。線下的冷凍庫,這是線下的服務企業,這些服務企業別看是線下的,有基礎設施特征但是從本質來講主要服務電商,就像快遞什么東西都能送,但是絕大多數都是為電商做包裹。時間關系,我大概分享就到這里,有不對的,請大家批評指正。到東港來非常開心,我還會再到東港來,再到丹東來,謝謝大家。

    入會流程

    入會咨詢電話

    0319-2665665

    0319-2688907

    詳情點擊 >

    入會申請表

    請按照要求填寫入會
    申請表后發送給我們

    詳情點擊 >

    會員名單

    會員單位名單及負責
    人名單展示

    詳情點擊 >

    聯系我們
    地址:河北省邢臺市橋西區鋼鐵北路22號市電子商務協會秘書處
    電話:0319-2665665 0319-2688907
    傳真:0319-2688907
    郵箱:hi@xteca.org.cn

    分享到

    手機查看更多精彩

    邢臺市電子商務協會 版權所有 | 冀ICP備15018507號-1 冀公網安備13050302000308號

    聯贏商務 | 制作維護

    雪绿园北单比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